黔南热线首页 | 返回首页 | 作者简介 | 相关链接  


以人物个性提升作品主题


——序韦昌国中短篇小说集
苑坪玉

    韦昌国是我省近年来崭露头角的青年作家。其中短篇小说创作出手不凡,起点甚高,而且显示出相当的蓄势和后劲。本书是他的第一部小说集,从这里收集的十七部作品来看,用“中小城市,底层人物”来概括他的中短篇小说主要创作题材,应该是大致准确的。当然,将城市与文学联系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创新之举。事实上,自1990年代以来,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城市为描述主体的文学作品也如同中国的城市一样在数量上急速增长。但对于昌国这样一个在黔南州都匀生活的作者,能够在创作主体方面突破贵州乡土题材文学创作传统,把笔触直抵城市生活,无疑说明了他敏锐的艺术直觉和对时代发展脉搏的把握能力。
    对于文学创作,一般而言,作品题材本身似乎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我以为,如果熟悉贵州大多数作家们创作中对农村题材偏重这一现象,如果了解昌国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并非大都市这一现实,那么,读过他的作品,肯定会产生一种明确的感受,即:历来以农业为主体的贵州现在变了,城市化进程明白无误地走进了这一偏远山区每一个人的生活。换句话来说,昌国作品题材的本身,既可以反映出贵州社会发展变化的程度,也可以看出作者艺术触角对现实生活的敏锐。
    当然,题材的选择只是昌国为贵州城市文学又增添了一名创作实践者,却并非其作品取得成功的秘诀。昌国之所以能很快登上全国文坛,靠的还是艺术地把握生活的能力和文学创作实力。因为,无论是对乡土文学而言,还是对城市文学而言,这一点是所有作者成功的不二法门。
    毋庸置疑,小说集中的这些作品,包括描述猴子情感的《山猴之死》在内,基本上都是用现实主义手法创作的,而且大多采用了第三人称或者全知叙述方式。如果以展现还是表现作为传统小说和现代小说创作手法的分水岭,昌国创作的小说应归于传统一类。但传统小说创作手法并不一定不能精彩地描绘出当代社会生活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并不一定不能深入刻画出当代人的生存状态和内心世界。作家正是以紧紧把握突出个性这一点来塑造的人物形象,提升作品主题的方式,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在十七部作品中,从开篇的孙胯子(《断腿孙棋》)到最后一篇的英枝(《最后的桃花》),篇篇都有个性突出的主人公。而正是这些个性突出的主人公,共同构建了作品的小说空间。其中,如石老幺唯唯诺诺(《城市灯光》),巴特尔的粗犷彪悍和巫娅玲的空虚善良(《唱长调的巴特尔》),王燕姿外表入世的干练和内在的超俗(《小巷深处》)等,都是生活在当今城市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甚至带有象征性的人物性格。我们看过昌国的作品,可能会忘了他叙述的那个故事本身,可这些人物形象,却会深深地印在你的脑海里。在现实生活中,你常常就会发现,周围的某个人就像这些人物中的一位。这似乎就是现实主义典型化的魅力吧。正因为活跃着这些典型人物,作品大大深化了所反映的主题,映证了艺术形象大于主题的经典论断。
    昌国对中短篇小说创作技巧的把握是娴熟的。无论是在经营结构还是在运笔中,都能显得随心所欲,自然无拘。集中作品,有的结构严谨,匠心独运,不少还带有美国作家欧-亨利短篇小说的特色。如《陌生电话》、《白手绢》、《唱长调的巴特尔》、《最后的桃花》、《小巷深处》等,常常在故事结尾时,突然让人物的心理情境发生出人意料的变化,或使主人公命运陡然逆转,出现既意想不到,但又在情理之中的结果,从而产生独特的艺术魅力;有的又是挥洒自如,散漫道来,似小说,又像散文。如《断腿孙棋》、《市井人物系列》、《小小说三题》等,或长或短,写凡人小事,记乡情民俗,都能从小的视角楔入,即兴偶感,娓娓道来,以淡淡的讲述,勾勒出一个个跃然纸上的传奇似人物。于不经心、不刻意中,建构出作品深厚的文化意蕴,颇有汪曾祺小说的风范。
    创作城市题材的作品,说起来很简单,但从眼下文学创作的现实来看,不唯在贵州,就是在全国,似乎至今也没有一个作家能够像狄更斯描述伦敦那样描述过中国的城市。真正能够影响公众,地地道道的城市文学还绝少有力作出现。因此,在类似于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骏马文学奖等诸多的评奖中,以城市为主题的作品仍是屡屡败北、绝少胜出。
    不错,中国曾经是一个农业大国,有着世界上最广大和最多的农村和农业人口。但是今天,中国已经大踏步地向工业国迈进,城市化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农村人口大批涌向城市,城市功能日益完善。当前,绝大多数的作家,生在城市里,长在城市里,为什么他们大多所选择书写的题材都仍然是农村题材,而不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城市呢?
    对此,在上海做同济大学教授的著名作家马原说,即使在城市里,他也没有写城市的愿望,而只有自己那段西藏经历才能唤起写作的欲望。如此看来,就是对马原这样的作家来说,这也是一个感到很困惑的问题。莫非这就是人类文化学中所说的“文化惯性”吗?
    我们当然还不能说昌国先生已经写出了地地道道的城市文学。这不仅仅是指他的这个集子里还有《山下有片枫林树》、《麦子的夜晚》、《寻宝》等几篇写农村题材的作品,而主要是说他的城市题材作品,也还和眼下全国大多数城市题材作品类似,基本上还是从乡村的角度去描述城市,城市的轮廓、特征和氛围都不是很清晰,这使得他笔下的城市往往更像一个大的村镇,而不是现代都市。
    但不管怎么说,昌国毕竟已经在都市文学领域里驰骋。目前,这一领域对大多数贵州作家来说,都还是一片“欠开发,欠发达”的穷乡僻壤。因此,昌国在此策马,意义非同一般。我不仅期待着他在这片领域经营出更为丰硕的成果,也期待着更多的贵州作家共同来耕耘这片土地。


(作者为贵州省作协副主席、贵州文学院常务副院长)

 



回顶部】【关闭窗口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作者 韦昌国简介
 
 
断腿孙棋
山猴之死
路在青天白云下
陌生电话
小小说三题
白手绢
山下有片枫树林
麦子的夜晚
玫瑰祭
小巷深处
城市灯光
市井人物系列
梅原
唱长调的巴特尔
寻宝
三道河
最后的桃花
后记

 
《城市灯光》韦昌国 著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 黔B2-20060011
网络经营登记证登记编号: 5227001200985-1  备案序号:黔ICP备07001984号
作者唯一授权 黔南热线 登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作者知识产权 使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