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热线首页 | 返回首页 | 作者简介 | 相关链接  


路在青天白云下

来源:黔南热线 作者:韦昌国  

    抬头看天,天是青蓝的底色,有几朵白云浮动,象失群的羔羊,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总走不出这窄窄的天幕。这广袤无垠的天,由于山峦的遮挡,被切割得只剩下支离破碎的一块。在它下面,莽莽苍苍的大山挤在一堆,重叠成苍凉的风景。远远看去,对面的山峦云遮雾绕,象一锅永远蒸不熟的馒头。黑色的山鹰在山腰盘旋,绕了一圈又一圈,好容易才旋到山顶,急急的飞出去了。而公路,象一根灰白的带子,胡乱地缠绕在山间,不见首尾。一早一晚,雾起云生的时候,你甚至分不清哪是云,哪是路。
    从对面最远的山口进来,一直下到山谷底的夹沙河,是二十四里。这河又深又急,河水常年都是浊黄的。这条河正好是两省的天然分界线。汽车从山口冒出来时,只是一个点,后来慢慢变成甲虫,再后来变成玩具车。如果是夜间,可以看到一闪一闪的灯光。
    汽车下到谷底后,就一直爬坡。这时是看不到车了,但可以听到汽车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近。直到开过道房的门前,也刚好是二十四里,时间将近两个小时。
    青石口道班最早有六个职工,连厕所加起来也就四栋瓦房,总共不到二十间房子。马路对面最小的一栋是伙房兼工具房,另两栋是宿舍,都一溜摆开建在路边。门前有一块不大的泥地,算是院子。由于年深月久,道房上的瓦长满青苔,成了青黑的颜色。橼口上的石灰块有的已经脱落,露出被雨水淋得发黑的瓦条。后来班上养护的路段增加了几十公里,段里又调来三个人,全班人连家属在内将近二十人,都挤在这三栋瓦房内。深山里开始有些热闹起来。平日早起晚归,挤成一团,邻里之间难免磕磕碰碰,家长里短地闹些小意见。但闹归闹,大家有事无事也要聚在一堆。在这深山沟里,整个道班其实是个大家庭。
    这天是星期五的下午,太阳刚落山,各家门前的土炉子都在冒烟,麻雀在路边的楸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不时啄落几根嫩绿的楸荚子。这种时候,正是道班工人最快乐的时光。树下的青石桌上,照例聚了一堆人在下棋。胖胖的郭立章当擂主,与他对阵的是满脸胡碴子的谭有富。连续一个星期,还没有人把郭立章打下去。围观的人都是他手下败将,大家一看单枪匹马不行,便风向一边倒,帮起谭有富来。郭立章从内衣口袋里摸摸索索抽出一根烟,一掰两半,递一半给谭有富,自个点火抽起来。这是班上的老规矩,大家在一起玩,烟各抽各的,郭立章给对手半支算是例外,按他的话说,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他脸上谦和的笑着,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架势。
    这郭立章原是总段的工程师,被打成右派后,下放到青石口道班,一干十几年,头发都白了。刚来的时候,他不主动和大家接近,自己要求住工具房。赵星奎不信这一套,又听说他是工程师,就有几分恭敬,开会时由他给大家念报纸,遇到班上有个什么材料要写,都请他执笔。班上的人又都和他学下象棋,更加尊敬他,一口一个“郭工”。但郭立章只叫大家喊他“老郭”。今天的棋,他明显占优势,看众人吵吵嚷嚷,他也不说,还有意放慢进攻节奏,也就是和大家多玩一下的意思。
    另一边的石桌上,精精瘦瘦的孙立志正在练毛笔字。那方桌面是块墓碑,右边死者的生辰年月上写有“康熙”的字样,清一色的工笔小楷,之后是“明德归后”四个行草,写得龙飞凤舞。左边是孝男孝女一大堆名字,字迹已有些模糊。中间是“罗公讳祥甫之墓”七个猷劲硕大的隶书。一块碑上出现三种字体,很不常见,想必是书者想表现一下书艺功底,才弄出这种奇怪的碑文来。
    这碑是当年筑路时挖出来的,谭有富一看这块大青石,用手推车拉了回来,平时在上面洗衣服,搓尿布,晒烟叶,现在却成了孙立志绝好的字帖。平日除了上班,孙立志一有空就坐到桌前苦心琢磨,日日苦练,几年下来,已写得七分相象。大家看了,都撺他去参加县里的书法比赛。孙立志说:“发疯!我跑五六十公里路,得不得奖还难说,这一去一来,路费要贴进去多少?不如用这钱来抽烟。”他嘴上这样说,其实暗地里已向外投过几次稿,都是泥牛入海,杳无音信。但他一点不灰心,练字更加刻苦,没钱买纸,就去抢班上那一个月才来一两次的旧报纸,有时动作慢了,报纸被谭有富几个裁成一条条裹了烟叶抽。
    “将军!”谭有富一声断喝,棋子重重地拍在石桌上。大家一阵哄笑:“完了,完了!郭工终于输了。”原来郭立章忙着得意,没提防谭有富左边底线上的炮,被站在一旁的龚长贵看出来,支了一着,老将被这一将,闷死在宫里了。
    “发烟,发烟!”龚长贵拍着巴掌说,“输家发烟!”郭立章脸上挂着诡秘的笑,装着无可奈何的样子把一盒烟拿出来。大家一看是“朝阳桥”,又是一片欢呼。郭立章故意说,我这是好烟,不比雀雀牌的“兰雁”,每人只能分半支。大家一听哪里肯依。龚长贵说:“讲好的每人一根,又没说牌子。”谭有富、钟大头、王青石几个说半支也行,赶快发来。
    正吵吵嚷嚷,赵星奎走过来喊:“有富,有富,快备车!”谭有富抬起头来看他,问:“备车做什么?”赵星奎苦着脸说:“小玲早上出去,说去镇上买几包盐巴,到现在没回来。”大家一听,都哑了。龚长贵说:“什么!怕是又跑了吧?”一旁的钟大头用脚踩他:“你乱讲什么,买东西没回来,咋就说跑了?”龚长贵等赵星奎和谭有富走到马路对面才说:“肯定是跑了!昨晚他两口子吵架,沈小玲被赵星奎拿被子蒙起来打。今早我亲眼见她去坎下水井,说是洗鞋子,一转身就拦了汽车,那车正是赵麻子的邮车,你说是不是跑了?”
    孙立志在石桌上挥笔疾书,口里念念有词:“我要是有个老婆,保险不让她乱动。”停了一下又说,“山中无桐树,留不得金凤凰。唉--我要有个老婆,恐怕也早晚不保。”大家见他发酸气,又有些幸灾乐祸,都不去理他。
    手扶拖拉机“突突突”发动起来,谭有富跳上去,“嘎--”一声挂上挡位,正待起步,龚长贵从屋里出来,边套裤子边喊:“等一下,我也去!”钟大头却拎了一把十字镐,一个箭步跳上拖斗。赵星奎脸一沉说:“又不是去打群架,你们去做什么?”郭立章也在下边喊,下来,下来,家里的事你们少掺和,弄不好适得其反。钟大头无奈,只得跳下来。
    拖拉机冒着青烟,突突地吼着向上冲去。
    这边赵星奎家里,几个女儿哭成一团,喊着要妈妈。郭立章过去哄好几个孩子,把饭菜做好让几姊妹吃了。一班人在院里议论一会,完了骂天骂地,又是骂公路,又是骂道班,最后都集中骂那开邮车的赵麻子不得好死,开车要翻到夹沙河里去喂鱼。吵闹一阵,各自回屋去了。
    谭有富开了一会,赵星奎却叫他减低车速慢慢走。谭有富说:“我也这样想,这种时候,莫说是拖拉机,就是飞机也追不上了。她早上就走的,保不准都到了榆城。”赵星奎在拖斗上扯着嗓子说:“不是我要追她,我不出来一下,那孙立志和龚长贵几个又要笑话我软蛋,连个老婆都管不住。”谭有富说:“他们的话你少听,张家不管李家事,他们管得也太宽了。”谭有富说这话,也有为自己开脱的意思。他以前听龚长贵说赵星奎老婆招驾驶员的事,也搭过几句腔,还吵过一回架。自赵星奎安排他开拖拉机以后,两家的关系才慢慢好转。这下大家又掉过头来说谭有富的小话,说他爱摆老资格,和赵星奎拉做一帮。
    来到镇上,天都黑尽了。赵星奎叫谭有富掉转车头,慢慢开回来。一路上,谭有富又劝他:“生几个女儿也没什么不好,你不要老怪她。再说我们当养路工的,又没有百万家产,一门诗书,要人来继承。女儿只要孝敬,比儿子也不差。”赵星奎一路都在叹气,说有没有儿子,我也认命了。只是她不收心,天天不是喊调动,就是要进城,你想这么一大班人,个个都想走,莫非都走得了?我不干她就喊要离婚,吵得我都烦了。要不是想起当年的感情,我真想狠心废了她,看她还乱动不!赵星奎说这话时,腮帮子咬得死紧。
    谭有富知道他在说气话,不好多言。只劝他要顾大局,孩子都大了,有些事能忍就忍一下。再说沈小玲嫁了你也不容易,不看眼前,你就多想想以前她的好处。赵星奎听了一言不发。
    赵星奎和沈小玲原先都在总段的工程处,但不在一个队。后来工程处组建文工队,沈小玲人长得漂亮,又能歌善舞,就抽了进去。文工队到各工地去慰问演出,深受工人们欢迎。赵星奎当时刚从川藏公路转过来不久,长得高大魁梧。大比武时他抡那十八磅的大锤,连砸了一百多锤,把钢钎都砸弯了。年终赵星奎出席职代会,胸带劳模大红花。晚上搞联欢,总段长拉他过去,硬让他和沈小玲配对跳舞。这赵星奎挖石头、抡大锤还行,拉着女人却象搬一座山,脚下动不得半步。沈小玲看他憋得一脸通红,对着他格格的笑个不停。刚走得两步,沈小玲“哎哟!”一声差点蹲了下去,原来脚被赵星奎穿着四十二码解放鞋的一双大脚踩了。这一下可不轻,赵星奎红着脸连连向她道歉,扶沈小玲退到场外,象个耗子似的急急溜走了。
    这以后,赵星奎干活更加拼命,休息时却象掉了魂。沈小玲的文工队在修建中的国道沿线辗转演出,一年多不来一次,他慢慢地也收了痴心妄想。不想这年年终,工段长下来检查,给他捎来一双黄牛皮的反帮皮鞋,说是一个被他踩过脚的女孩托他带的。再问,一句话也没有了。赵星奎象捧宝似的拿着鞋子欣喜若狂,比他带的那个班得了全段第一名还要高兴。工段长走时,他托他捎回一封信,那是一张烟盒纸,洁白的纸面上写着一个血红的“爱”字,这是赵星奎连夜向人请教,咬破手指头写成的。
    一年以后,这条国道线全面贯通,赵星奎和沈小玲由工段长主婚,办了个热闹俭朴的婚礼。婚后一月,工程队精简人员组建道班,赵星奎首先报了名,段长点中他到这两省交界处的青石口道班当了班长,当时说的是:“你帮我守好门面!”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赵星奎果然不负众望,他带领的这个班多次被评为“红旗道班”。他和沈小玲俩人的工资养四个孩子,比起班上的几个半边户,日子也还过得去。
    沈小玲在班上当炊事员,早些年道班只有一架破马车。很多时候,工人们出工,中午饭在工地上吃,沈小玲就步行送去。有时在门口搭过路车,遇到车少时,就只有邮车准时,便和开邮车的赵麻子熟悉起来。这赵麻子有四十来岁,长得又矮又胖,脸上有几颗不显眼的麻子。在公路上跑,开小车的是一等,开汽车的是二等,至于养路工,则是三等,比山沟里的农民好一点。所以象赵麻子这样的人,歇车在路边加水,走路都是昂首阔步,大家也都称他一声“师傅!”道班的人要求他们,主要是搭车去镇上买粮买菜什么的。女人们往往请他们从几百里外的榆城帮着带点衣料、鞋袜、化妆品之类。
    赵麻子自认识沈小玲后,穿得衣冠笔挺,驾驶室都洒香水。大家见了,不免要议论几句。时间一久,传得有眉有眼,像亲眼见了一样。赵星奎听了心里有气,但又说不出口。后来他让孙立志当炊事员,沈小玲为此和他在家里闹过几次。孙立志说归说,真要婆婆妈妈做这锅瓢碗盏的事,他说死也不愿干。赵星奎火了,又和他大吵一场,弄得里外不是人。沈小玲老抱怨跟了他倒霉,说要不是他当年瞎积极,保不准就分在段里了。赵星奎听多了心里窝火,故意气她说,我就是要积极!我就愿呆在这深山沟里。有段长那句话,守这门面到死我也愿。你嫌苦,有本事你自己走!
    两口子各不相让,家里没有清静过。正好昨天龚长贵在工地上说他没本事,连个老婆都管不住,沈小玲勾上赵麻子,说不定弄出个有葫芦的种来。这话传到赵星奎耳朵里,晚上他借酒上脸,和沈小玲说了。沈小玲双眉一挑,说:“你不要借别人的嘴来套我,我就是生不出儿子来,但地是你种的,长什么怪得了谁?说我和别人如何,你有本事当场抓去!”赵星奎见她撒泼,压着的火气冲上来,跳上去就是一耳光。女人也不甘示弱,将桌上的花瓶拎起来砸在地上,呼天抢地哭起来。赵星奎怕别人听了笑话,将被子蒙头盖脸把他捂在床上一顿狠揍。
    谭有富将车慢慢停下来,见赵星奎不说话,就问:“她要是真跑了不回来,你咋办?”赵星奎说:“她不回来,我也没办法。要离婚,趁早!我就在附近找个农民,带几个孩子,过我下半辈子。”谭有富说:“她不会这样狠心的。沈小玲还是讲感情的人,若要离,她不早离了,还守你这么多年?再说,不看你也要看几个孩子,她丢得下?”说完,谭有富干脆把车停了下来。
    两人坐到路边的护栏石上。谭有富摸出烟叶,递一张给赵星奎,说:“我猜她可能回老家去了,那地方离榆城近。要是明天不回来,我帮你去跑一趟。”赵星奎说不忙,你早早去求她,她未必就肯回来,等两天再说。
    暗夜里,两个火星一闪一闪。凉风吹过,有些寒意。稀稀拉拉的灌木丛沙沙作响。四周山上是鸟兽的怪叫声,猫头鹰“呜呜”的像在哭,一种叫“山老怪”的动物“嘎嘎嘎”的又像在笑,那暗闷枯槁的声音在山谷里激起空荡荡的回响。
    坐了一个多小时,山风越来越紧,远处的山顶闪过几道暗红色的亮光,照着天上翻滚的乌云,看样子要下大雨了。“走俅!”赵星奎一拍屁股站起来。谭有富重新发动拖拉机。两人刚回到家门口,沉闷的雷声和大滴的雨点跟脚而来。
    这雨哗哗的一直下到下半夜才停,门前的公路上是潺潺的流水声。

下一页
本文共 8 页,第  [1]  [2]  [3]  [4]  [5]  [6]  [7]  [8]  页



回顶部】【关闭窗口
 
上一篇:山猴之死
下一篇:陌生电话
 
 
断腿孙棋
山猴之死
路在青天白云下
陌生电话
小小说三题
白手绢
山下有片枫树林
麦子的夜晚
玫瑰祭
小巷深处
城市灯光
市井人物系列
梅原
唱长调的巴特尔
寻宝
三道河
最后的桃花
后记

 
《城市灯光》韦昌国 著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 黔B2-20060011
网络经营登记证登记编号: 5227001200985-1  备案序号:黔ICP备07001984号
作者唯一授权 黔南热线 登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作者知识产权 使用必究